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章事成
    店主起身,在店里找了一套裙子,一件斗篷,一些珠串“去换上我看看,这还真是个不错的噱头。”

     刘琅接过衣服进了换衣间,穿上裙子,把零零碎碎的东西挂在身上,再把斗篷披在身上,照了照镜子,别说还挺好看。

     从试衣间出去之后,店主又把她带到了镜子前,头发压了点小波浪,画了一个看起来很诡异但是却有一种异样的美感的妆,刘琅本来就是大眼睛高鼻梁,这样下来还真有点外国孩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 店主又随手搭出来一个背景墙,找了一张古香古色的桌子放在刘琅身前,几张塔罗牌随意的放在桌子上“看镜头,对,头再侧过去一点,对对,来,闭上眼睛,不错。”

     有那一瞬间,刘琅感觉这个店主就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,而且这设备也真是全,里面的隔间里还放着冲洗照片设备。

     店主自顾自的进去洗照片,把造型别致的刘琅一个人留在店里,刘琅无聊的翻看着店里的东西,找了个写字板写上两个大字“占卜”拿出去挂在外面。

     刘琅穿着一身东西,一出门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也就是现在手机没有拍照功能,不然她还能小小的火一把。

     进屋之后给自己倒了杯水,然后坐在边上等着,不一会门就被推开了,两个女孩进来转了转,感觉店里的东西有些贵,什么都没买就走了。

     陆陆续续的有人进来逛,买东西的却是少数,店里的东西都有标价,刘琅也就直接帮着收钱给卖了。

     就这样一天时间又给荒废了,眼看着天就要黑了,刘琅打开了店里的灯,还有门外的霓虹灯,继续坐在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 终于,在刘琅快要把店主放在桌子上的零食都要吃光的时候,店主拿着大小不一的照片出来,直接递给刘琅“怎么样,技术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 刘琅接过照片,发现照片照的真是有感觉,黑色的斗篷,红色的眼影,细长的眼线,忧郁的眼神,如果照片上的女孩不是她自己,她一定以为这是一个来自异域的女巫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被自己迷住了?”说着店主把几张大一点的照片贴在了橱窗外,小一些的照片则是随意的贴在店里的墙上。

     刘琅玩着手上的珠串,一边问到“你同意我的要求了?”

     店主慢悠悠的坐在刘琅的身边“我可以把里面的隔间借给你,服装道具我也会提供,不过钱咱们的五五分。”

     其实刘琅对这里也没有报太大希望,五五分就五五分,她不过是想多个机会而已,如果门打出名声客人自会登门,现在她还处于推广阶段“你提供食宿。”

     店主耸了耸肩,似乎是同意了刘琅的要求,指了指楼梯的位置“二楼左手边。”

     刘琅到楼上看了看,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,算是不错的了,可是比小旅馆好的多。

     看了房间刘琅下楼“你不怕我是骗子?”

     店主一边修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“你最好骗术高一点,我还能多分点钱,不然可真的亏本了。”盯着自己刚修好的指甲看了看又说道“隔间我会帮你布置好,白天你就坐在里面好了,总会有几个二百五上当的。”

     刘琅换回了自己的衣服,和店主打了个招呼“我明天一早过来。”就从小店出去,打算回旅店收拾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 从小店出来她看了看小店的牌子,上面不知道写的哪国的文字,挺好看但她却不认得。

     满怀心事的往旅店的方向走,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决定对不对,能不能挣到钱,想着走一步看一步的,挣不到钱再想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 刚走到小旅店楼下,一个人从暗处冲了出来,抓住刘琅就往巷子深处拖,刘琅并没有惊慌,而是暗中召唤楠楠。

     抓住刘琅的人突然发出一声惨叫,送来了刘琅,两只手不停的颤抖,好像刚刚承受了巨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 刘琅一看是昨天跟踪自己那人,就低声到“楠楠,好了。”

     余平感觉自己包住刘琅那一瞬间,自己的双手被无数根针同时刺中,但是那种刺痛感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 刘琅后退了几步,让一个处于一个相对明亮的位置,问到“打劫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这人此时有点懵了,怎么自己连一个小姑娘都对付不了“我老板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 刘琅眉毛一挑“秦广深?他让你抓我过去?”

     “这。”余平的老板就是秦广深,秦广深确实是让他抓刘琅过去,意思就是吓唬吓唬刘琅,这样刘琅怕了他们才能抓住主动权,没想到现在是这么个情况。

     刘琅又退了几步“你告诉秦广深,他这买卖姑奶奶不做了,让他倒大霉去吧,好心当成驴肝肺。”说完蹬蹬蹬的跑进小旅馆。

     余平进退两难,最后还是进了小旅馆,对楼下的老板娘说是刘琅的哥哥,问她住在哪,老板娘也是个警惕的性子,没告诉余平刘琅的房间,余平无奈只能回去复命,看看老板怎么说吧。

     刘琅回了房间也没想太多,收拾收拾东西就开始打坐,有楠楠和瑾瑜在她的胆子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 到了后半夜刘琅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把灵气留在体内,活动了一下筋骨就睡着了,第二天起来刘琅洗漱了一下退了房间从小旅馆出去,发现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。

     这时候小汽车可是有钱人的象征,不过刘琅对这个不怎么感兴趣,只想着这人把车停在这里真没素质。

     本来刘琅是要绕过去的,谁知她刚一转身车门就开了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车里出来,可不就是秦广深么。

     由于昨晚的事情,刘琅后退两步,一脸的警惕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秦广深平静的看着刘琅“我想和你聊聊,或者说和你背后的人聊聊。”

     “鉴于你如此恶劣的态度,我家师父决定不管你的闲事了。”刘琅扯出来个子虚乌有的师父,也是为了提高可信度而已,谁愿意去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