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02 不共戴天
    清脆的把掌声响起,贱人,要不是你的怂恿我,我又怎会做出违背墨家之事。现在出了事你却将责任推与我一人。

 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怂恿过你,是你贪图美色。要不是看在你有点能力的份上,我又怎会跟你”

     啪,清脆的巴掌声在次响起。雪白的脸蛋上伏起高高的五指山。

     墨琪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,心中却不由苦笑。

     “贱人,我祺萧真实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的眼睛何时睁开过,墨琪对你那么好,你却选择了背叛。并且想尽一切办法毁了墨家,你这么狠心的人,不配得到爱”

     悦的话成功激怒了墨琪,本该晴朗的天气却挂起了大风。室内的灯光忽明忽暗,晃在墨琪的脸上有些狰狞恐怖。祺萧吓的瑟瑟发抖,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,不敢抬头与墨琪对视,因为那张脸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 “墨琪,对不起。是我一时鬼迷心窍,都怪那个贱人勾引。你这么爱我一定不会怪我的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 “祺萧,你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了。你派人毁我容貌,并让我受尽了折磨,千刀万剐锥心之痛,并毁我墨家,你认为我还会原谅你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。我会好好反省,并且常去你坟前探望与你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”阴森的笑声久久未能平息“祺萧,如果换成是你,你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 “我”祺萧的话到嘴边却不知说些什么,是啊!换做是他,他也会像她一样。

     “我不会杀了你,但是你对我做得一切我会加倍偿还。”

     不是何时,空中一丙尖锐的水果刀飞向祺萧。在哪英俊的脸上刻划着,“哈哈哈哈,祺萧,痛吗?当初的我可是比这疼上一万倍。”

     悦看着眼前的一切,狠狠的咬着手指,生怕自己发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 看着躺在地上打滚的祺萧,空中的匕首贸然停止。将苗头转向蹲在床头的悦,悦尖锐的叫声响起,鲜血也顺着脸颊流淌,眼睛刺痛的无法睁开,一个像球一样的眼珠滑落在床。仅剩一只眼睛的悦,看着掉落在床上眼珠,满脸的鲜血,惊吓的晕厥!

     “祺萧,游戏才刚刚开始”丢下一句话后,墨琪就像来时一般,潇洒离去。

     血色彼岸花铺满了整片森林,墨琪踏着花海走向了一旁的桥梁之上。老婆婆端着手里的汤,祥和的像墨琪递去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喝碗汤吧!”

 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。老婆婆可否告知冥王殿的方向?”

     “姑娘,你怨气太深。老身劝你放下执念,好得轮回转世”

     “我不想在进轮回,你只需告诉我冥王殿的方向即可”

     孟婆无奈的指着冥王殿的方向,墨琪不在多言,飞快的像殿内飞去。

     看着墨琪离去的背影,孟婆自言自语“本是让你体会人间的爱恨情仇,却不想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。因果循环,也罢。”

     冥王殿:男子一席古试黑袍,优雅的坐在王座之上。眼睛微闭,手指时不时的敲打着座椅。殿下的众鬼战战赫赫的站在一侧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     黑白无常带着几十名魂魄像男子行礼,“冥王,这是墨家众人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 见男子没有开口,黑白无常也不敢打扰,默默的站着等候命令。

     墨琪来后,便见到跪在一排墨家人。墨琪飞快的像墨中飞去,声音颤抖“爹,是女儿不孝,害了你与墨家”

     墨中看着血肉模糊的脸,有些难以置信这就是自己的女儿。可是那声音却是极为的相似。声音哽咽“你是琪儿”

     “爹,我是琪儿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的好女儿,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是谁毁了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 “爹,女儿对不起你们。要不是我爱上祺萧,你们也不会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祺萧”墨中将两个字咬的死死的,“又是他,我们墨家与他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 “爹,女儿已经找他报仇了。不过我还没有杀了他,我要一点点的折磨他,来报我墨家之仇”

     “爹的好女儿,你受苦了”

     “爹”墨琪抱着墨中滚烫的泪水划过血肉模糊的脸颊,本该如水晶般的泪珠,此刻已变成血泪。

     王座之上的男子缓缓睁开了双眼,漂向抱在一起痛哭的父女二人。声音音懒散“墨琪,你今日来冥王殿所谓何事”

     闻言墨琪看着王座之上的男子,是那么的尊贵不可一世。这不就是那日花海之中的男子?难到他就是阎王。为何与传说不符,传闻阎王不都是凶神恶煞。为何眼前的男子是那么的雍容典雅。

     面对男子的质问,墨琪不卑不亢。“当然是接我的家人回去”

     面对墨琪的不卑不亢,冥王却不以为意。但殿下的众魂门却是大吃一惊,这女子是不想做鬼了吗?见冥王后不但不行礼,反而还如此不敬。

     “哦,不知你要带他们去哪?回阳间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会在地狱创建一个属于我们的家,”

     “他们都已经死了,本应转世轮回。难到你要他们一辈子做冤魂?”

     “有何不可,人心丑陋。我觉得做鬼没有什么不好,况且我墨家大仇未报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本王刚刚听闻你以报仇!”

     “那只是对他的一个教训,况且杀我墨家之人还未找出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否为墨家报仇后你就愿轮回?”

     “不,杀我墨家之人我不但要杀。我还要杀尽天下人”我要狠狠的折磨,直至死亡。

     “你可知你这样做的后果?”

     “天要亡我,我必亡天。不管后果如何,我自会解决”

     “那你可有问过墨家人的意见,是否愿意与你一起颠簸流离?做孤魂野鬼?”

     听闻冥王这么说他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墨家人,让她欣慰的是墨家都同意墨琪的意见。墨琪见此非常欣慰,理都没理王座之上的男子,带着众魂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 男子俊美的脸上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。冥王殿的鬼魅们吃惊的久久未能回过神来,这还是他们那个邪魅的冥王吗?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让魂飞魄散的冥王吗?天啊!谁来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