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09 阎罗殿
    墨琪眉头微皱,睁开疲惫的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阎王那张放大般的俊脸,面对一张英俊的脸正在看着自己,墨琪却不为所动:”这是哪,我怎么会在这里。“

     “这里当然是本王的房间。”阎王像是在看白痴一般看了眼墨琪。

     墨琪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我怎么会在你的房间?”

     ”是本王救了你。”阎王走到茶桌前为自己逐了杯茶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 墨琪撑起虚弱的身体走到阎王的一侧坐了下来,随之为自己逐了杯茶,优雅的喝了起来。阎王美眸扫向墨琪,那眼神像是在盯着一个死物一般。墨琪却不以为意,自顾自的喝着茶水。

     良久阎王笑道:“你不怕本王?”

 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怕你,难道就因为你是地府的老大吗?”墨琪反问道。

     阎王玩把这手中的茶杯,棱角分明的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“抱歉,你虽身分高贵,但在我眼中你跟普通人无样,我没有怕你的理由。”墨琪放下手中的茶杯,平静无波的到。一点也没有因为对方是阎王的身份而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 “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跟本王说话的鬼,女人,本王不得不承认你的胆子很大。”阎王美眸扫向墨琪,声音带着寒意。

     面对阎王的威压墨琪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,迎着阎王的目光与其四目相对毫不示弱:“那是因为你碰到的都是势力眼的人。”

     阎王看着不知好歹的墨琪不怒反笑,大手捏着墨琪的血肉模糊的下颚:”并非他们势利眼,而是敢与本王这么说话的人都以经不在了。“

     ”看来你这个阎王当的也不过如此。”墨琪嘲讽的到。

     阎王收敛起了嘴角的笑,眼神微眯带着危险:“你可知你这么说话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管下场如何我已经说了不是吗?”对于阎王所问的话墨琪不免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 “不要忘了是本王救了你。“阎王不忘提醒的到。

     墨琪眉毛微调,话语中的讽刺任谁也无法接受,更别提他是高高在上的冥王:”你是想用你救我的事实来让我感激你,追捧你,为你说好话吗?“

     阎王捏着墨琪下颚的大手狠狠一甩,墨琪便摔倒在地:“不知好歹。”留下一句话后阎王便甩袖离去,墨琪撑起虚弱的身子,走向门外,看着大片的彼岸花海,不免有些苦笑。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谁说话:“祁萧,你就这么的不愿见到我。这么想逃离我,哪怕是死。”

     墨琪看着鲜红似血的彼岸花目光深邃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一个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墨琪的耳畔,打扰了墨琪的思绪:“姑娘你魂体虚弱应该躺下休息。”

     墨琪转身便对上了孟婆苍老的容颜,墨琪眉头微皱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难道姑娘不想见到老身?”孟婆笑道。

     冷嫣儿不免觉得有些好笑,美眸上下的打量着孟婆,良久迟迟开口,不答反问的到:“我为什么要想见你?”

     孟婆被墨琪问的身体一僵,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尴尬的笑道:“老身许久未见姑娘可真是想念姑娘呢!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想我,我们认识吗?”墨琪好不留情面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 一向地位高深的孟婆向来没有人敢顶撞与她,今日墨琪说的话真的是让孟婆很是惊讶。孟婆压抑着心中的怒火,赔笑的到:”既然姑娘不想见老身,那老身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 孟婆说走就走,然而墨琪却没有半点阻拦的意思。孟婆走后,墨琪躺在彼岸花还之中,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天空,不知到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《阎罗殿》

     阎王懒散的坐在王座之上,双手击打着座椅。美眸看着殿下前来复命的孟婆,棱角分明的薄唇张张合合慵懒的到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王,属下被墨琪姑娘撵了出来。”孟婆实话实说的到。

     阎王平静无波的美眸中闪过一抹笑意,稍纵即逝让人很难发觉。孟婆有些不解的看着一言不发的阎王,左思右想最后开口道:”恕属下多嘴,王真的确定墨琪姑娘就是她吗?“

     ”是与不是以后我们自会知道。“阎王玩把这手中的戒指,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 孟婆不忍开口到:”王,她已经死了几万年,又怎会现在出现。况且她的灵魂已经散了,不可能轮回。“

     阎王美眸扫向孟婆,接收到阎王的眼神时,孟婆觉得自己掉入到了冰窟,忍不住的打着冷颤。孟婆连忙的解释道:”是属下多嘴,但是属下说的都是事实。王,你要想清楚。况且她与王只有几面之缘,交情并不深厚,王又为何苦苦的找寻她。“

     ”几面之缘,交情并不深厚。“阎王喃喃自语,一直重复着孟婆所说的话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孟婆站在哪里,看着沉思的阎王不忍打扰。

     阎王脑海中浮现着她苦苦找寻女子的容颜,心中带着丝苦涩。起身弹着衣袍上本不存在的灰尘,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出了阎罗殿。留下一脸茫然的孟婆,她真的是猜不透阎王的想发。明明才见过几面的女子,为何要花费万年的时间去寻找。

     墨琪依旧躺在哪里一动不动,盯着空中的美眸从未眨过眼。脑海中浮现是昔日的种种,眼角的泪水不知情的滑落。一张放大的俊脸浮现在半空,墨琪伸着小手想要抚摸,却发现怎么也够不着。墨琪苦笑道:“我应该恨你,你死了我本应该开心。为什么我会这么的难过,为什么我会忍不住的想你。祁萧,你连死了都不肯放过我吗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他不肯放过你,而是不肯放过他,你的心从来没有放过他。”一句不带任何温度的话传荡在墨琪的耳中。

     墨琪眉头微皱,不耐烦的到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是本王的地方,本王为什么不能来。“阎王学着墨琪不答反问的到。墨琪双眸微闭,不在说话,显然是不想搭理阎王。阎王缺不已为意的坐在了墨琪的一侧,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墨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