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06 挖人心脏,生吃人心。
    “放你”墨琪眼中闪过一抹杀意,身影闪过便来到了那名女记者的身前,锋利的指甲刺向那名你攻击者的胸口,女记者痛苦的哀嚎,没出多久的功夫,一颗鲜红的心就掌握在墨琪的手中。墨琪狂妄的大笑,众人见到这么残忍的一面,心中又怕又恶心。

     墨琪将那鲜红的心丢到了悦的面前,平静无波的到:“将它吃了。”

     悦通红的双眼紧盯着墨琪:“你这个恶魔,就算你杀了我,我也不会吃的。“

     墨琪不怒反笑:“吃不吃可是由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 悦吓得往后跑去,墨琪眼中带着嘲讽,飞身一跃来到了悦的身前,单手捏着悦的脖颈,将悦丢到了那颗心的跟前。墨琪单膝跪地,一手扯着悦的头发,一手放在膝盖,心情愉悦的到:“如果真能让你轻而易举的逃走,那么我岂不是一个废鬼,我又怎能报仇呢!”

 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怎样!“悦颓废的到,对她来说生存的支念早已经让墨琪给磨灭,生与死对她来说已经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 墨琪狂笑道:“我想怎样,我都说过了啊!悦,你的记性可真是不好呢!”

     “墨琪算是我求你了,放过我吧,或是给我一个解脱也好,我会感激你的。”悦哭着恳求道。

     墨琪玩把着发丝,哀声叹息道:“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,你先把着个心吃了。你的心太黑了,就算下地狱也很难投胎的呢!”

     悦捡起地上的心,身体忍不住的颤抖:“只要我吃了,你就放了我是吗?”

     “是啊!”墨琪掩唇笑道。

     悦眼睛紧闭,深深吸了口气,像是在整理情绪,再次睁开眼时,眼中的水雾早已不在:“只要你能够放了我,我愿意吃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只要你愿意吃我就放了你。”墨琪心情愉悦的到。

     悦将手中的心放在了嘴边,咽了下口中的唾液。眼睛紧闭,大口的啃了起来。心中难以掩饰的恶心,时不时的干呕。但终究还是将那颗心吃到腹中。众人惊讶的瞪大双眼,时不时的干呕。有的紧咬着下唇,就连唇角出血都没有感到疼。

     墨琪见到悦乖乖的将心吃掉后,走到了跪倒在地祁萧的面前,毫不掩饰的嘲讽:“祁萧,你看到了吗,这就你爱的女人,为了自己能够存活,不惜将你推到死亡的边缘,不惜吃掉一个鲜活的人心。你说这样的人要是活在世上,会死都少人,如若死了,会祸害多少生灵呢。会不会比我还要狠辣的,真是好期待呢!”

     祁萧有气无力的到:“墨琪,你就不要嘲讽我了。我祁萧这辈子所做唯一的错,就是亲手害了你,找了一个这么狠心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“后悔了。“墨琪嘲笑的到。

     祁萧双犀紧盯着墨琪:“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但是我之求你能够原谅我好吗?”

     墨琪手指着悦,笑道:“后悔你就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 “墨琪我求你不要在杀人了,因果循环你不怕遭到报应。”祁萧苦口婆心的劝到。

     墨琪单手捏着祁萧的下颚,逼着祁萧与自己对岐:“因果循环,报应,没想到这句话也你能够从你祁萧的口中说出。不过这次不是我杀人,而是我要让你杀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若是将悦杀死,你就不要在杀人了。”祁萧声音低沉到。

     墨琪嘲讽的到:“你认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?”

     “墨琪我是为你着想,求你听我一句劝吧!”豆大的泪水从祁萧的眼中滑落,现在的他没有什么奢求,唯一的就是想让墨琪放下屠刀。

     墨琪闻言不仅有些好笑:“你祁萧还会为我着想,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,你认为我还会像以前听你的话吗。”

     祁萧抬头望向暗黑的天空,深深的吸了口气。起身迈着虚弱的步伐走到了悦的身边,悦痛苦流涕,拼命的摇头:“祁萧不要,求求你不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 祁萧仿佛没有听到悦的请求一般,将悦拉到了阳台边上。毫不犹豫的将悦推了下去,撕心裂肺的喊声持续了几秒,叫喊声消失,也就代表着悦已被摔死。十几层高的大楼,能留个全尸已经是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 墨琪满意的看了看祁萧:“没想到你跟悦都是狠心之人,也对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想来也是如此,既然悦死了,我就多留你几日吧!”说完看向站着如同雕像的几名记者,以及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观众。众人接收到墨琪的眼光时,身体忍不住的打了个寒蝉,心中暗叹不好。

     墨琪将是十几人身上的禁止解除,众人感激的看着墨琪,以为墨琪要放他们走,可终究还是让他们失望了。墨琪阴阳怪气的到:“你们石头剪刀布,谁是最后的赢家谁就可以走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“妖女,你草菅人命不怕遭天谴。”一名男记者怒吼道。

     墨琪手指着天空,好笑的到:“你说的可是老天,你认为它会管你们。真是可笑,就算你们都死光了,它也一样的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 那名男记者不知道哪来的胆量,手指着墨琪,大喊道:“不是不报时辰未到,总有一天你会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已经不得好死了不是吗?真是可惜了你没有看到。不过你不得好死我到是看到了。”墨琪身影闪过,来到了男子的身前。如同刚刚掏取那名女记者的心一样,将男子的心掏出,仍在了众人的眼前,笑道:“突然觉得石头剪刀布不是很好玩,这样吧,你们挖心,然而每个人都要吃一个心,谁能吃到最后还存活的人,我就放了谁走。”

 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脑海中都是回应着墨琪所说的话,墨琪看着这些胆小如鼠的人类,笑着:“还不开始,你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墨琪话落,众人便开始厮杀。在这强者生存的时间,谁也不谦让于谁。如同饿虎扑食的众人,杀红了眼。

     墨琪冷眼看着这一切,心中忍不住的嘲讽。这就是所谓的人,为了自己的活不惜互相残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