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03 你杀了我吧!
    夜幕降临。祁萧颤颤巍巍的躲在床底,双手紧紧的握着脸颊,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。悦则躲在柜子之中,用柜中的衣服将自己遮挡。原本平静的屋子,顷刻间狂风大作。明亮的灯光忽明忽暗,阴森恐怖的狂笑回荡在屋子之中。墨琪冷嘲讽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:”祁萧,出来吧,不要在跟我玩躲猫猫了。“

     躲在床底的祁萧吓的浑身发抖,冷汗侵湿了衣衫。然而没有见到人的墨琪,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还来了兴致,像小孩一样,再找藏起来的两人。

     祁萧你是在床下呢,还是在柜子里呢。你说我该先找哪里呢!墨琪的话,就像来自于地狱的恶魔,让躲起来的两人颤颤发抖。墨琪开开衣柜,发现衣服正在颤动:“祁萧是你在这里呢!还是你的情人在这里呢,既然不出了,看来的我自己动手了。

     没等墨琪动手,悦便从衣柜中走出:”是我。“

     墨琪哈哈大笑:”原来是你啊,看来祁萧是在床下喽。祁萧你是自己出来,还是我请你出来呢!“

     躲在床底的祁萧颤颤巍巍的从床下爬出,血肉模糊的脸冲的墨琪咧嘴一笑:”墨琪,我只是想跟你玩捉迷藏,不要生气啊!“

     墨琪笑的有些阴森:“我当然知道祁萧你是在跟我玩捉迷藏了,只不过,你们两个不藏在一个地方,岂不是有些好找,要不我们在玩一次?”

     看着墨琪那张阴森恐怖的脸,祁萧吓得有有些颤抖,但却不得不强颜欢笑:“墨琪,不用玩了吧,你看你这么快就找到我么了,就算在怎么藏,你这么聪明,也会很容易找到的。“

     不要怕,我带你们去一个隐秘的地方,绝对不会轻易的被找到。

     祁萧听闻墨琪的话,身上直冒着冷汗:”墨琪,你要带我们去哪?“

     “不要急吗,一会你们就知道了。”墨琪扯起两人后背的衣角,就像是拎着小鸡似得,像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 楼顶之上,祁萧,悦两人自知不好的噩梦将要来临,无力的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 冷嫣儿将祁萧以及悦两人的衣服,用匕首一件一件的挑掉:’既然你们那么的爱做,本姑娘就成全你们。让全下的人,都来看看你们的美姿。”

     悦双膝跪地,泪水难以掩盖的往下流淌:‘墨琪,我知道错了,你原谅我好不好,你我都身为女人,你应该知道,你若是这么做,就相当于把我逼上死路。”

     墨琪闻言哈哈大笑:“把你逼上死路,那你可有想过当日惨死的我。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轻易让你们死掉的。”

     悦就像在看恶魔一般的看着墨琪,疯狂般的咆哮:“你这个心如毒蝎的女人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 “我已经不的好死了,不是吗?”墨琪拿着匕首挑着悦的下颚,不怒反笑的到。

     祁萧起身想要逃走,却发现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。任凭他怎么动,也无法行走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墨琪仰天长笑,笑声中却参杂了各种情绪。等墨琪笑意收敛之时,深邃的犀子充满了恨意。之见墨琪很么也没做,祁萧和悦两人便紧紧的贴在了一起。下身的疼痛感使的悦吃痛而又舒服的呻吟,一个像冰箱大小的透明玻璃将两人装在了里面。悦看着云水之欢的两人,血肉模糊的脸有些阴沉。深邃的犀子中带着嘲讽。

     两人缠绵的叫声让人不忍去观看,凝听。然而默契却很是欣赏这幅美景,越是看心中就越恨:“祁萧,你不是很爱她吗。很爱她的下半身嘛,我就成全你们,叫你们天天做,日日做,直到死去的那一天。不过你放心,我是不会让你们死那么早的,我也不会让你们累死的。我要让你们的美资,叫全天下的人看过后,再让你们死去。哈哈哈哈。”笑声消失后,墨琪便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 被累的有些喘不过气的祁萧很想停止,但身体却不听从自己。依旧在我行我素的索取,悦的呻吟之声让人有些酥麻。祁萧也想要,但俗话说的好,只有累坏的牛,没有更坏的田。就在祁萧下面再也无法力起之时,身体终于听从了自己的使唤。

     两人大口的喘息粗气,仅剩一只眼的悦,泪水忍不住的滑落,声音有些梗咽:“祁萧我恨你,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 “贱人,要不是你我祁萧也不会有今天的样子!”祁萧略粗而有粗糙的手指,深深的插进了悦的下身。悦痛苦的呻吟,嘴里不停的谩骂。然儿她越是如此,祁萧就越想折磨她。

     过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,祁萧的身体又开始不受控制的索取。本就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悦,在着被索要后有未曾休息。接连几个小时,悦再也忍受不住的昏迷。

     就在悦昏迷之后,墨琪神出鬼莫得出现。嘲讽的看着祁萧:“这就是你当初的选择!”

     “墨琪我知道错了,你原谅我还不好。你杀了我吧,只要你能够原谅我。”祁萧哭丧的到。

     墨琪不免有些冷笑:“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,你放心,我早晚会杀了你的,你不要着急。哈哈哈哈。”说完话后,墨琪就像来时一般,悄无声息地离去。

     墨琪走后,原本昏睡的悦从昏迷之中醒来。然儿她醒来的第一件事,确实要跟祁萧交配。这一夜,两人停而继续,续而听听。疯狂的索取,疯狂的掠夺。

     漆黑的夜已被白昼取代,阳光照耀在大地之上。原本空无一人的街道,此刻以布满了行人,车辆。而楼顶之上的两人一上一下的相拥,下身紧紧的镶在一起。沉沉的睡了过去,街上的行人见此不免议论纷纷。像来八卦的记者一个紧接着一个的赶来,然儿当记者们看到两人的容貌之时不免受到了惊吓。反应过后仍然不影响他们的八卦,然儿今天的事情,足成为全球火爆的八卦新闻。

     听着人群的喧嚷,沉睡的两人渐渐有了苏醒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