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04 道士
    悦见着围观的群众,拼命的敲打着玻璃。一名记者见到到悦的求助后,向前想要打开玻璃门,任凭她使出多大的力气,却也无济于事。那名记者叫上自己的同伴,虽说人多力量大。但是此刻的玻璃门就像是金刚铁兆一般,任凭他们怎么做,依旧完好无损的鼎力在哪里。然而他们却不知,他们今日的举动,已经给他们招来了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 悦哭喊着到:“没用的,你们去找一位道行高深的道士,他们会有办法打开的。”

     一名中年男士的记者有些不解:‘为什么找道士能够解开?还有你们是怎么进这里面去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们是被一名女鬼关在这里的,求你们帮我请一名道士。”悦声音有些颤抖,一想到这些日子墨琪对她们所做的一切,悦心中就越发的恨。

     记者们听到这句话后纷纷议论,虽然他们不相信世界上有鬼。但是为了这重大的新闻,他们还是乖乖的去找人请了一名法师。在这期间,他们隔着窗户,详情的了解着两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 悦现在身上一丝不挂,面对着记者们的采访,她不但没有害羞,反而是坦然的接受着记者的采访,问什么答什么。而祁萧眼睛一直在看着远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即便是记者的访问,他也是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 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一名穿着黄色道服的中老年道士,从一辆宝马车内走出。后面跟随着一名穿中式便服的青年男子,手里拿着的,以及肩上背着的各种道具。两人迟迟的走到了祁萧与悦被关在之地。

     道士看着两人身上的伤,以及两人被关之地,眉头有些微皱。将手指咬破,顺着玻璃门的缝隙划过。中式衣服的年轻男子从包中掏出一长黄色的符纸,递给了黄色道袍的道士。

     道士接过黄纸,右手指在空中划着人们看不懂的符文,画好之后,中式便服的男子又递给道士一根点燃的蜡烛,道士将符纸放在蜡烛之上点燃,口中念着符咒。

     符纸着完时,一道黄色的光注入到玻璃门的缝隙之中。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下,玻璃门迟迟打开。

     众人惊讶的瞪大双眼,口中的唾液咕隆的咽了下去。一直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人,心中不免有些动摇。然儿半信半疑的人,此刻心中已经完全相信了。哪些一直相信的人,此刻不免深信不疑。们被打开,好心的人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,披在了悦与祁萧的身上。

     几名女子将悦从玻璃之中扶了出来,然儿祁萧任凭别人怎样的叫喊,依旧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众人不免有些不解,悦扑通一声的跪在地下,祈求的拉着道士的衣角:“大师我求求你,救救我吧!”

     “施主你先起来说话。”道士屈身的搀扶着悦。

     悦站起后,豆大的泪水从她仅剩的一支眼睛中滑落:“大师,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。如果你不救我,我真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。”

     “敢问施主到底放生了什么事,为何哪冤魂一直缠着你。”道长问道。

     悦看像躺在玻璃中一动不动的祁萧,哀伤的到:“我与他是青梅竹马,但因为我们从小家境贫寒。他来市里打工,后来遇到了墨琪。墨琪看上了祁萧,祁萧为了墨家的财产选择了与墨琪成婚。然而我与祁萧只能暗地联系,就在他们大婚的前一天,墨琪莫明的死了。然儿我以为我和祁萧可以好好的过日子时,墨琪找到了祁萧,并看到我们在一起。所以她发疯了般的折磨我们,不惜毁我容貌,挖我眼睛。还像昨夜一样,将我们。”

     悦没有再说下去,然儿人们都已经知道了。有的觉得悦可怜,则有的觉着她是自作自受,暗暗的在心中骂她。

     道士闻言默默的哀叹:“你放心我会帮你们的,不管谁对谁错,至少她已经死了,不可插手人间的事。如若真是你们错了,人间的法律定不会饶恕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 记者们蜂拥而上的上前采访,你一言我一语的:“大师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道士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:“晚上本道会在这里开坛作法,等女鬼处相思将她收下。”

     “大师,世界上真的有鬼吗?”有的人还是不敢相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 道士莞尔一笑:“鬼魂一说可有可不有,看你怎么去看待。看你怎么去做,正所谓人有好人,鬼有好鬼。你不去伤害她,她也不会来伤害你。只要不做亏心事,一生难得鬼来找。”

     “大师不愧是大师,说话都这么高深莫测。”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的到。

     “大师,晚上你做法的时候我们能在这里看吗?”人群中不知谁问道。

     随着有人问,其他人也连忙应和到“是啊,大师我们都想看看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正所谓一个两个开口,其他人也就随之轰乱。

     道士有些无奈:“看是可以,但是本道无权顾及各位的安危。各位若是不怕被牵连无辜,便可在此观看。”

     不的不说道士的一句话,熄灭了众多冒着好其心想要看热闹的人。不过也耐不住有些大胆之人。

     “谁若想看谁便留下,不过出了生命危险与本道无关。”道士在三强调的到。

     人群中不知谁无知的大喊了一句:“爷爷我才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鬼,爷爷我只相信这世界上人最他妈的可怕。”

     对于这些大言不惭的人,道士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奈。他终于知道世界上的冤魂为什么那么多,就是因为这些不相信天谴,报应的人为非作歹,以至于最后坑了自己。

     夜幕渐渐降临,胆小的人都已经散去。留下一小半的人等着看热闹,留下来的相对于记者比较多。他们都趁此机会挖掘惊天地新闻,即使心中害怕,也毫不退缩。

     原本平静的夜刮起了大风,树叶沙沙作响,随着大风的吹拂,树叶被卷的漫天飞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