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01 毁我容貌
    鲜红的花海呈现在墨琪眼前,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齐齐绽放。明媚的阳光普照,显得格外刺眼。面目全非的墨琪抚摸着脸颊,看着沾满鲜血的双手,血液如同彼岸花一般刺眼妖娆,心中的恨意直冲云霄,疯狂般的呐喊惊动了殿内的冥王。

     “生前我从未作恶,却遭受千刀万剐之痛。我处处忍让,却成为刀下冤魂”今日我虽化身为厉鬼,不能行走于光明之中。但我要杀进天下人,来为我陪葬。

     “你的命运本该如此,正所谓因果循环,又何必迁怒于天下人。”

     男子一席黑色古袍,左脸爬满了彼岸花的花纹。面容精美,如同九重天上的仙人,一点也没有因为花纹而影响他的美,反而给他增添了些许邪魅。

     墨琪看到男子时心微微一疼:“就算命运如此又如何,我身上的这些疤痕。都是拜人类所赐,大仇为报我怎甘心转世轮回”

     “自会有人惩罚他们,你现在已死。就应按照地狱的规矩来办,如若你坚持化身一名厉鬼,干扰人间,你可知最后的下场又会如何”

     “无论结果如何,我都会手韧天下人。”留下这句话后变匆匆逃离了地府。

     黑衣男子看着墨琪离去的背影,犀子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夜色浓重,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,蜿蜒覆盖了天与地月亮孤

     零零地盘旋在上空,光线暗淡,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.高大的建筑物被黑暗模。

     街道的车辆很少,仿佛知道不幸即将到来。行走的车速飞快,墨琪站在高楼之上,俯视着一切。死前的记忆浮现脑海,漆黑的犀子中充满了杀意。

     急刹车的巨响震痛人的耳膜,男子急匆匆的从车下走出。心中忐忑不安。胆小的司机丢下了躺在血泊中的女子,回到车中绕行离开。

     见司机离去,躺在血泊中的女子眼睛突贸的睁开。血肉模糊的脸上浮现一抹阴森的笑意,从地上贸然飞起,趴在了刚才离开的车子上方。冲着车内的司机大笑,司机见此险些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 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女子,司机以为自己眼花了。安抚了一下自己,便继续行驶。

     阴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,“怎么,撞倒了本姑娘也不说扶一下,就走了。司机大哥未免也太不厚道了。”

     司机师傅只觉的背后凉飕飕的,吓得身体发抖。眼睛有意无意的往身后飘,却不敢回头看。

     “怎么,现在知道怕了。那你当初撞人后逃走的时候,怎么没觉得怕。”

     声音不再是从后方传来,而是从副驾驶的位置传来。司机师傅颤颤巍巍将脸转到了一旁,见到墨琪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后。大惊失色的尖叫。拼命的摇晃车门,可怎么也推不开。

     墨琪像是在看跳梁小丑一般。

     见逃不出去,司机师傅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。像墨琪扑去,狠狠地掐着墨琪的脖子。“哈哈,既然你已经死过一回,我不介意让你在死一回”

     “是吗?你这喜欢掐人脖子吗?”墨琪的眼神阴森恐怖,“那本姑娘就成全你,用你喜欢的方式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 司机师傅瞪大双眼,嘴巴大张。不明的死去。车子并没有因为无人驾驶而停在原地,而是诡异的行驶。

     第二日清晨,警察们将案发现场包围。众人围观,警察们维护秩序。记者采访。整座城市都在传闻今日出租车死亡事件,众人心中疑惑,但却无人探查出真相。

     接连几日,A市连环命案已成为焦点。十天的时间,每天都会死一人。虽像是酒后醉驾倒置车祸身亡,但是每位死者的表情却极为相似。让人不的不心生畏惧,现在的A市过了11:00街道安静的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 墨琪站在空中,眼下的一切尽收眼低,嘴角的笑意涿渐散开“这么快你们就怕了,认为躲藏起来本姑娘就无法杀了你们?哈哈哈狂妄恐怖的笑声散后,空中的鬼影也随之消失”

     男女交缠,床微微颤动。女子的喘息让身上的男子极为的自豪,更加用力的索要。墨琪将两人所做的一切尽收眼底,身上的死气将床上正在交缠的两人笼罩。魂体颤颤发抖,这就是当初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。在她死后半月不到的时间里,就跟别的女子混在一起,墨琪冷冷的看着缠绵的两人,犀子越发的冷淡。

     男子搂过娇小的女子,刚刚的索取让他极为满足。“悦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你已经有未婚妻了,祺萧,你还怎么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 “要不是墨琪哪个贱女人的家世显赫,我又怎会答应娶她。不过悦大可放心,那个贱女人已经死了,再也没有人等够阻扰我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我还是担心,毕竟你婚约在身,现在墨琪死了,墨家一定不会让你轻易悔婚。”

     “墨家,现在的墨家估计在地狱与墨琪团圆呢!哪有功夫来管我们俩”

     “墨家也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凡事阻挠我们在一起的人,我都会想尽办法除掉。”

     “墨家势力强大怎么会轻易被除掉”

     “就因为墨家势力强,所以才会有人要除掉他们。我只不过是帮那帮人提供点情报而已”

 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么坏”女子娇羞的样子极为惹人疼爱,虽然刚才已经要过多次,但是现在的下半身还在叫嚣。

     “悦,我还有更坏的呢,要不要尝试一下”

     “啊,不要。呵呵”

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墨琪再也无法镇定,嗜血的犀子紧紧盯着正在亲昵的两人。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,“祺萧,你这个负心汉。我墨家待你不薄,你却杀我全家。毁我容貌,今日就让你尝尝锥心之痛。

     正在做的祺萧闻言身体一僵,随后颤抖的朝着说话方向转去。

     “啊,唤悦的女子惊恐的尖叫”不要杀我,你的事与我无关,都是祺萧做的。

     祺萧见到墨琪后,早已经吓傻了。当听到女子的话后,缓过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