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九章
    太子爷有点儿方。

     帝王的威压何其恐怖,又是在康熙心情极差的情况下释放出来的威压,这么近距离的面对,哪怕是太子,也忍不住感到有些心怵。

     想想等会儿皇阿玛听到胤禌也中毒的事会有的反应,太子爷更觉心累。

     等到适应了威压,太子爷才苦着脸继续把没说完的话说了下去,随着他的叙述,康熙身上散发的威压越来越恐怖,整个殿内都好似变成了冰窟一般,冻的太子浑身僵硬,四阿哥也绷直了身子,侍在一旁的李德全更是悄悄缩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 唯一一个似乎不受影响的胤禌则是埋着脑袋装鸵鸟。

     空气都仿佛静止了下来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或许是一分钟,又或许是一刻钟,康熙才有了动作。他霍然起身,重重的将身前御案上的一堆折子扫落在地,怒声道:“岂有此理!竟敢对皇子皇孙下此毒手!简直是目无王法!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 康熙已经有许多年没像现在这般的生气了,怒意和杀气在他胸口涌动。

     如果此时那个下毒之人就放在他面前,他恐怕会毫不迟疑的提剑将其凌迟!

     “李德全!你立马去给朕把太医院的那群废物给朕叫来!”

     暴躁的在桌前走动了几步,康熙厉声对李德全命令了一声,然后黑着脸把胤禌叫道了跟前,指着胤禌的鼻子怒骂起来,“你这个逆子!竟然连这种事也敢瞒着朕!还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,恩?!”

     听到这番喝骂,胤禌的面色立马白了下来,紧抿着唇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“皇阿玛息怒!”见康熙似乎还有继续骂下去的意思,太子爷赶忙出言救场,“胤禌是怕皇阿玛担心所以才隐瞒此事的,他也是一片孝心啊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也给朕闭嘴!”太子爷成功的吸引了康熙的火力,“朕还没问你的罪呢,你竟敢包庇胤禌,帮他一起欺瞒朕,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 这帽子扣的有点儿紧,于是太子爷也跪了。

     盛怒的康熙言辞十分狠辣,用词一个比一个戳人,又是逆子又是欺瞒的,这样的词汇对太子和胤禌而言,无疑是直戳心口的,连一旁原本准备为太子和胤禌辩解的胤禛都被吓懵了。

     胤禛知道,如果这会儿他开口为太子和胤禌辩解,那等待他的肯定也会是皇阿玛盛怒之下的责骂,但是这件事从某些方面来讲,也是因他而起的,就算要面对皇阿玛的责骂,他也必须站出来为太子和胤禌辩解。

     这么想着,胤禛果断跪了下去,对康熙说道:“皇阿玛息怒,十一弟为人赤诚,他隐瞒此事是做得不对,但却是源于对皇阿玛的一片孝心。”

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深知十一弟心中所忧,故而才与他一同瞒下了这件事,就算是欺瞒了皇阿玛,也是因为身为臣子的孝意,还请皇阿玛恕罪!”

     话落,胤禛便俯首等待责骂。

     康熙确实是怒极了,也是担忧极了,他之所以那么口不择言的责骂胤禌,最重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胤禌的情况太过危机。

     在所有的皇子中,胤禌是他最心爱的一个孩子,很多时候,在面对胤禌的问题时,康熙所站的角度都更像是一个单纯的父亲,而不是帝王。

     作为一个父亲,在得知自己心爱的孩子竟然身中无解之毒,寿命只剩下三年之短时,康熙的感受可想而知。他恼怒,是恼怒自己身为帝王,却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好。

     胤禛的一番辩解之词反复的提及了‘孝’这个字眼,反倒将康熙的理智唤了回去。

     怒意消退了下去,康熙绷着脸看着跪在脚下的胤禌和太子,一双暗色的眼睛里浮现出了愧疚和悔意。刚才的那番责骂并不是他的本意,用词也太伤人了一些,以胤禌的心性,这会儿想来心里一定十分的难过。

     康熙正在尴尬该怎么开口,殿外李德全的通报声给了他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 “行了,都给朕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 康熙一甩袖子,回到桌后坐下,等胤禌三人站起了身后,才出声将太医宣进了殿。

     被李德全紧赶慢赶叫过来的一众太医院院士进了殿,瞧到御桌前方地面上的那堆折子,还有旁边站着的面色十分沉重的太子三人,立马战战兢兢的跪下给康熙行礼。

     康熙冷哼了一声,不耐的打断了御医的问礼,命令他们挨个去给胤禌看脉。

     听到命令的御医们更恐慌了。

     这场景太熟悉了啊,之前煊郡王失明的时候可不就是这样么?结果因为无法医治好煊郡王的眼睛,万岁爷大怒之下,可是足足斩杀了数名给煊郡王医治的御医。

     一群听说过或经历过那件事的御医立马就腿软了。

     “都愣着做什么,没听见朕的命令吗?”康熙黑着脸语气阴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 御医们当下不敢再有任何迟疑,一个个揣着惶恐不安的情绪,开始排着队给胤禌看起脉来。

     看了一圈下来,他们得出的结论都是煊郡王的身体十分健康,没有任何的病状,御医们还来不及松口气,就被上方帝王散发出的怒气给吓的又提起了心。

     一群废物!

     康熙差点儿没忍住又要骂出声来。

     胤禌的情况都那么危急了,这些人竟然一个都看不出来,还口口声声说胤禌的身体十分健康!简直就是一群草包!养着还有什么用?!

     “皇阿玛。”胤禌忽然开口,“能否先请御医们退下,儿臣有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 意味不明的看着胤禌,数秒之后,康熙才挥手驱退了御医。

     胤禌缓步走到康熙前方,忽的又跪了下去,“欺瞒皇阿玛是儿臣的错,儿臣愿接受惩罚,但请皇阿玛勿要迁怒于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 “儿臣是想,既然这毒无药可解,那就禀告了皇阿玛,也只会让您徒增担忧。”

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原本是想将此事禀告给皇阿玛的,是儿臣执意拦住了他。”

     “三年时间是短,请皇阿玛相信儿臣!”

     最后这句话,胤禌说的斩钉截铁一般坚定,背脊也挺的笔直。

     之前皇阿玛的那句逆子,确实是让他乱了心神,但是经过方才的事情,胤禌自然明白皇阿玛是因为担忧他才会如此气愤。

     明白了这点,胤禌感动之余,信念越发坚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 他一定能成功的突破化境,活的长长久久的,在皇阿玛膝下尽孝。

     康熙一言不发的看着胤禌,眼神却一点点的柔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 胤禌重重的叩了一首,再次挺起身来,语气坚定的开口,“但请皇阿玛恩准胤禌离京三年,三年之后,胤禌定当平安归来,此后可于皇阿玛膝下敬孝一生!”

     “!!”

     太子惊愕的瞪大了眼睛,万万没料到胤禌最后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 胤禛也愣了愣。

     唯有坐在上首的康熙依旧神色平静,他望着胤禌,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抹笑容,他颔首道:“好,你的请求朕准了。”

     他在胤禌的身上看到了一往无前的信念与勇气。

 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胤禌这幅模样,第一次,是胤禌为救驾替他挡箭的时候。

     他相信,胤禌不会让他失望。以前不会,以后也不会。

     胤禌宛然一笑,对康熙重重的又叩了个头。

     “皇阿玛,这......这是不是有些不妥?”终于回过神来的太子爷忍不住出了声,在他看来,胤禌想修炼大可以直接就在自己的府里修炼啊,没必要离京吧?而且胤禌眼睛不便,这出了京又怎么能适应得了?

     康熙扫了他一眼,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 他知道许多常人不知道的秘闻,所以他也知道胤禌提出离京的真正目的,正因为如此,他才会答应的那么快......虽然他答应完也有点儿后悔。

     太子话中的那个不妥指的是什么,康熙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 不过这些问题对他而言都不是问题,他在答应胤禌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对策。

     片刻后,三人出了乾清宫。

     待出了乾清宫的范围,太子就急不可耐的拽着胤禌走到了一个角落,问起胤禌要离京的原因。

     被丢到了一旁的四阿哥有些无语,他觉的太子殿下这会儿的状态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 十一弟离京的背后定然是有隐情的,要不然皇阿玛怎么会答应这个请求?稍微想一想,胤禛就能猜到一些那背后的隐情,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,太子殿下怎么会没想到呢?

     胤禌正在给太子解释自己要离京的原因。

     说白了,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,练内功不同于练外功,只要能吃苦努力就能提升实力,内功之所以高深复杂,就是因为它的提升不是只靠着努力就可以的,随着境界的提升,心境也必须要达到同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 所谓的走火入魔,就是因为心境不够却强行突破造成的。

     他想要顺利的突破化境,就必须离开京城去历练一番,提升自己的心境。

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听完胤禌的解释,太子爷后知后觉的发现,自己好像问了个很蠢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