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
    宜妃半道上忽然又要参与后日选秀的消息一传出去,惠妃就不禁暗自警惕猜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自佟佳皇后逝后,康熙的后宫之内就只剩四妃品级最高,所以这大选之事,便是由孝惠章太后主持、四妃则予以辅助。虽说四妃有权参与此事,但是实际上,除了在大选刚开始的那两日四人到齐了之外,往后的日子里,便也只剩下了惠妃和敏妃还在参与,宜妃与荣妃早早就寻了借口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这半途而返...宜妃到底又想闹什么幺蛾子呢?

     惠妃暗自思索了良久,却实在是想不出答案来。

     按理来说,这宜妃既然已经看好了胤禌的福晋人选,那她只需要跟万岁爷交代一声,在大选之后直接给胤禌赐婚就可以了,五阿哥和九阿哥又早已成婚,福晋和侧福晋都不缺...她实在是没有继续掺和进来的意义啊。

     不过不管宜妃这是闹的哪一出,对惠妃而言,都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 因为种种关系,惠妃和宜妃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融洽,四妃之中,惠妃与敏妃走的近一些,而宜妃则是和荣妃交好,各自形成了一方势力,两方虽不至于相互为敌,但是也绝对说不上友好,互相见了面可没少冷嘲热讽的。

     更何况...老九还和老八走的那么近。

     后宫之中的争斗从来都不会停息,除了争宠争名之外,有儿子的,自然还要给儿子争各种有利的条件。

     惠妃的心思一直都不小,她的儿子胤褆是皇长子,而且战功赫赫,背后的势力也丝毫不比赫舍里弱,在惠妃看来,胤褆也未必不能去争一争那个位置,所以她自然是打算趁这次选秀的机会,给胤褆再留两个家世背景好的女子,增强胤褆的实力。

     同时,她还打算顺便给胤禩添添堵。

     胤禩从小便被送到了惠妃名下,但惠妃一开始就没把胤禩放在眼里,再加上康熙先前也一直都漠视胤禩,惠妃自然就更是懒的关注胤禩了。

     当初那些宫人们之所以敢私底下轻慢胤禩,其实也跟惠妃对胤禩的态度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 可惜世事难料,惠妃怎么也想不到,胤禩竟然有朝一日能得到皇上的重视,还在朝堂上拥有了不次于胤褆的声望。若是胤禩站在她和胤褆这一边,惠妃自然是不会打压胤禩的,可是胤禩却偏偏拉拢了九阿哥十阿哥‘自立门户’。

     为了防止胤禩将来碍了胤褆的路,惠妃必须出手打压胤禩。

     她本来打算找两个世家一般但容貌秀丽的女子,想办法塞给胤禩,到时候以胤禩福晋的性子,肯定会闹腾起来...可是有宜妃在的话,她只怕是没有机会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 短短三两日的休息过后,大选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 经过初轮的筛选后,现在还留在宫里的秀女也只剩几十人了,这其中一本人人会被留在宫里充入后宫,其余的则是被指给皇子或者宗室。

     而她们最后的去留,都将由孝惠章太后和四妃决定。

     宜妃娘娘坐在孝惠章太后下首,扫视着排列在面前的一众秀女,在扫到某个身影之时,她的视线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两秒,片刻后,宜妃娘娘隐晦的与坐在她一侧的荣妃交换了一个眼神,脸上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一瞬即逝。

     一直留神注意宜妃的惠妃捕捉到了宜妃脸上的那抹表情,顿时暗自警觉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待一番考查过后,秀女们暂时退出了大殿,殿内只留孝惠章太后和四妃,商讨关于这些秀女的去留问题。到了这一关,留牌子的就是要充入后宫的,不留的,则是另外指给皇子们和宗亲们的,事关重大,不由的几人不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 孝惠章太后率先点了几个名,是她觉的可以留牌子的人选,四妃对太后的意见自然是没有异议的,但是到了太后让四妃各自发表观点的时候,争岐在所难免的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比如说,惠妃看中了一个家世容貌双全的女子,想要留给胤褆做妾室,然后宜妃和荣妃双双提出了反对。

     荣妃笑容温婉娴静的对惠妃说道:“臣妾知道惠妃娘娘是爱子心切,凡事都为大阿哥着想,可是这选秀嘛,其主要目的可是为万岁爷充盈后宫,依臣妾看啊,这贵女无论是样貌品行,都是上乘的人选,这样的人选当然是要留在宫里才对。”

     听荣妃一开口,惠妃顿时就忍不住在袖子下捏紧了帕子。

     荣妃这话,怎么听着都有一股讽刺她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 她下意识朝孝惠章太后看去,见太后面上没有什么异色,这才稍稍松了口气,可惜还没等惠妃这口气彻底松完,宜妃接下来的一席话,却是半点儿都不客气的打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 “啧,本宫好像记得,大阿哥府上的侧福晋数量似乎早就满了吧?”

     宜妃娘娘挑起眉梢,语调中毫不遮掩的透着股讥讽的意味儿,“这姜佳氏乃正白旗,出身高贵,还是嫡女...莫非惠妃准备让她去给大阿哥当个侍妾?就算大阿哥现在身为郡王,这恐怕也是不太妥当吧~”

     当胤褆是太子不成?

     让人堂堂一个正白旗贵女去当小妾,脸咋这么大呢?

     惠妃终于没忍住黑了脸,可是太后在场,她也不敢反驳什么,只能勉强撑起笑脸应付了一声有欠考虑。

     瞧着惠妃吃瘪的模样,宜妃娘娘的心情顿时好了一些,她看向太后,笑道:“太后娘娘,臣妾觉的容妃方才说的有理,这好的优秀的秀女自然都是要充入后宫的,像王氏、色赫图氏、姜佳氏...都是臣妾属意的人选,您看呢?”

     孝惠章太后对宜妃和惠妃方才的交锋视若无睹,脸上依旧是一副祥和的笑容,听闻宜妃举荐出来的这几个人选后,孝惠章太后缓缓的点了点头,“这几个秀女确实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 这就是赞同宜妃的举荐了。

     惠妃抿了抿嘴,脸色有些阴晦。

     宜妃举例出来的这些人几乎囊括了所有符合她目标的人选,这么一来,她的打算就...惠妃不是不想再争取一下,可是有方才容妃和宜妃说的那些言论在前,她若是再强求,怕是会在太后心底留下个不守规矩自私自利的印象,所以她只能咽下这口气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 见惠妃这番作态,敏妃自然是也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她入宫时间虽说不短,但是却并不算受宠,原本一直是不上不下的顶着个贵人的品级,要不是德、徳嫔被皇上贬罚,惠妃在背后帮了她一把,她也不会有机会升到妃位。惦念着惠妃的这份恩情,她一直都站在惠妃那边,但是她本性并不是不安分的人,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不可能去挑衅宜妃和容妃的。

     惠妃和敏妃不发表意见,宜妃和荣妃倒是抓住了机会,很快就和太后商定下了要留牌子的秀女名单,定下这个份名单之后,接下来,自然而然的就轮到了给皇子阿哥们留人的商讨。

     明面上的流程,一般都是把剩下的秀女列个单子送到皇上那儿去,让皇上做定夺。但是这私底下嘛,其实都是事先由嫔妃们挑好了给自家儿子留的人之后,剩下的再由万岁爷分配的。

     “你们几个要是有什么想法,就在这儿说说吧。”孝惠章太后笑吟吟的看着四妃,“宜妃,小十一也到成婚的年纪了,这人选方面,估计你和皇上都已经有定夺了,倒是不妨说说是哪家的姑娘,让哀家先替小十一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 “还有敏妃,十三再过两年也该娶妻了,你也不妨提前给物色物色。”

     宜妃面色不变的对太后笑了笑,状似无奈的说道:“太后娘娘您有所不知,臣妾原本确实是给胤禌瞅好了人选...可是胤禌这孩子打小体弱,万岁爷的意思是想让胤禌再在宫里养上两年,等年纪再大点儿了再娶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 这说辞,自然是宜妃事先和康熙商量过的,用来应付众人的。

     听闻此言,太后倒是没有怀疑什么,胤禌的情况确实是有些特殊,皇上想多留胤禌两年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 同被点名的敏妃在宜妃说完之后,这才神色谦恭的对太后说道:“胤祥的婚事臣妾还并无打算,等时候到了,由皇上做主便是。”

     “恩,这事儿也不急,回头哀家会跟皇上通通口风,让皇上给快到年纪的阿哥们留意一下人选。”太后笑了笑,继而看向了荣妃和惠妃。

     大阿哥和三阿哥都早已成年,福晋和侧福晋的位子都已经满了,要再留也只能留一些家世比较普通的人,毕竟出身太高贵的贵女可不适合做妾室。

     惠妃微微敛首,低声道:“臣妾也暂无想法。”

     太后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,她是不可能留下家世太好的人了,可是那些太普通的她又实在看不上眼...这事儿还是回头私底下再想办法好了。

     最后终于到了荣妃。

     在其他三位妃子和太后交谈的时候,荣妃一直都是保持着温婉得体的笑容,神情很是平和,似是半点儿也没什么波动,这会儿就算是轮到了她回太后的话,她也依旧是一副平静温和的模样,语气不急不缓,“胤祉已经那么大了,臣妾自然是不用再为他操心了,只不过...”

     “只不过,前两天成嫔到臣妾那儿了一趟,央着臣妾给七贝勒留意一下侧福晋的人选,臣妾应了这事儿,也有些想法。”

     “哦?你有什么想法,说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 宛然一笑,荣妃缓声道:“臣妾觉着,那秀女齐佳氏看起来端重沉稳,是个性子宽厚的,方方面面都和成嫔跟臣妾所说的那些个意见相符,倒是个好人选。”

     “齐佳氏?!”还不等太后反应,惠妃就小声惊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敏妃也不禁神色讶异的望向了宜妃。

     这齐佳氏...原本不是宜妃看中的想指给十一阿哥的人吗?

     “臣妾原本也没想到这齐佳氏,但是方才听宜妃娘娘说十一阿哥近两年不会成婚,这才想到了她。”荣妃解释道。

     可是那齐佳氏可是镶黄旗出身!

     给其他皇子做侧福晋还好,给七阿哥就未免有些不合身份了吧?

     惠妃张嘴想要插话,却是又被宜妃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 “那齐佳氏确实是不错,既然荣妃觉的合适,本宫也没有意见。”宜妃面带笑容,眼中却隐隐露出了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 她要的就是让齐佳氏这辈子都别想荣华富贵,给七阿哥做侧福晋可不是正好?呵,嫌她的胤禌眼盲,那她就让齐佳氏嫁给生来腿疾的七阿哥,比起七阿哥,她的胤禌不知道要优秀多少倍,以后有的那齐佳氏后悔的!

     孝惠章太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宜妃,然后扭过头去,对荣妃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你既然瞧中了人选,那回头就去禀报皇上一声让皇上做主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 有些事儿,她这个老人家可就不掺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