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3章
    今儿出门没给自己推一卦,真是失算了。

     姜允并不十分慌张,因为手腕上的爻结并没有让他接收到任何危险的预感。

     他侧眸用余光看向身后劫持自己的聂涛,语气淡然的开口:“你冷静点,聂将军,你虽然违抗了军令,却也保存了大楚一部分战斗力。你大可说自己是考量了战况,才做出按兵不动的决定。就算保不住兵权,你也不必赌上性命,犯下这等灭门的罪过。放了我,我替你向陛下求情。”

     聂涛猛然勒紧他脖子,咬牙切齿道:“姜大人果然巧舌如簧,少跟我装蒜,你们现在得势了,还会给我留活路?我今天就算没命逃脱,也会拉你当垫背!”

 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 聂涛话音刚落,就听后脖颈一声闷响,一股忽如其来的力道,猛然将他击倒。

     “不许抱着他。”洛戈的嗓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 聂涛的手臂还勾着姜允脖颈,牵带着他也稳不住脚,一同向后倒去——

     圈着姜允的胳膊肘骤然被向上一顶,“喀拉”一声骨裂声,那条胳膊跟脱线似得向上扬起,挥过姜允的视线,揭开身旁那双淡金色眼眸。

     是洛戈!

     姜允满面惊诧,失去禁锢后,身体仍旧惯性朝后倒去,手腕却骤然一紧,被一只手稳稳捉住。

     向前倒去的景物一瞬间静止,手臂被向前一扯,景物向后飞驰,他被拉入洛戈怀里,鼻子撞在一块勋章上,一阵发酸。

     “不许吓唬他。”洛戈宝贝似得将他拢紧,神色威严的训斥还在地上抽搐的聂涛。

     姜允心跳加速,忍不住扬起嘴角,心里暖暖的,觉得殿下似乎也不那么不靠谱了。

     “我未婚妻禁不起惊吓,万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掀裙子挡脸,你担待得起么?”殿下神色宠溺的看着他补充道。

     姜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他要收回刚刚的想法。

     公主们回过神,面面相觑,都从姐妹们眼中读出“惊艳”二字,立时一拥上前,嘘寒问暖:“没伤着吧洛戈殿下!”

     方才她们眼见着伊尔萨皇子悄无声息窜至那武将身后,电光火石间出手,直击脖颈、手肘,而后捞出人质,一气呵成……

     公主们心猿意马,真是驸马爷的最佳人选!

     此后,提起“大楚的公主们”,姜允从洛戈口中得出的评价,都是“比赛拉还热情”。

     一个妹妹已经应付不来的皇子殿下不胜其扰,当晚就要求搬出宫,住进了姜府。

     姜老爷对这位伊尔萨战神并不十分欢迎。

     毕竟这小子就是害他毁掉一世英名的罪魁祸首,所以,除了礼节上的交流外,他并没有对洛戈表现出亲近热络。

     姜母却对洛戈显示出相当的热情,也说不上是因为感激他让楚国重归宁静,还是因为……这孩子长得太!漂!亮!了!

     总之,姜允发觉,洛戈一进姜府,自己姜家一霸的地位,就被混球取代了,娘亲亲手制作的糕点,全都摆去了洛戈的面前!

     姜允伸长手臂刚拿起一块,后脑勺就被姜母一扇,“放回去!就做了两碟,殿下吃剩了你在动手。”

     姜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这一定不是真的!他一定是走错门了!这人不是从前最偏宠他的娘亲!

     赛拉公主对姜母的手艺十分赞赏,准确的说,她对大楚的食物全部都相当着迷,才来三五日,公主本来就胖的小脸,已经鼓得更圆了。

     看着伊尔萨的黄毛兄妹俩一直低头进食,姜母爱心泛滥,掏出帕子替洛戈拭去嘴角的碎屑,满面慈爱的忧伤道:“诶哟哟这孩子,这么小就离家打仗,平时都吃不饱吧?真可怜,多吃点,喝点甜汤,晚上我再让膳房给你炖一盅猪蹄。”

     洛戈风度翩翩的微笑颔首,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眸子迎上姜母的目光,礼貌的回答:“很抱歉女士,我没有带翻译进府。”

     姜母被洛戈迷人的小眼神打动了,虽然听不懂这孩子在说什么鸟语,她依旧自顾自答话:“爱吃就好,爱吃你就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 姜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他没有夸赞您的手艺啊娘!

     果然种族与语言都不是障碍吗!

     混球殿下稀烂的汉语,根本不妨碍娘亲(单方面)对他增进感情啊!

     娘亲简直是可以靠自己脑内的幻想,就能制造出完整人际对话的神人!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三天后,姜允带着一家老小,跟随洛戈出城。

     尚未抵达海岸,军队就收到来自伊尔萨的紧急军报。

     不等洛戈拆信,姜允已经等在一旁准备邀功。

     信的内容自然同姜老爷预测的一致,洛戈看完信,神色十分讶异。

     等他合上信,姜允立即抿嘴冲他抛媚眼,“得亏我及时拦下您。”

     洛戈扯起嘴角,侧眸看向他:“爱妃料事如神。”

     姜允深吸一口气,笑道:“这算不得什么本事,您就瞧好吧,等到了伊尔萨,我要为您指挥一场最神速的胜仗,您只管给我准备好奖赏。”

     “奖赏?”洛戈抬手将他拉进怀中,低头埋进他颈窝,低声喃喃:“我已经准备了三个月的份量,等进了船舱,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 姜允心头一紧,脖颈被他鼻尖蹭得痒痒的,温热的气息吹进颈窝,半边身子都酥了……

     “不!”姜允立即残暴地推开殿下的小脸:“我还是不要奖赏了,为您战斗是我的荣幸!”

     然而,奖赏不是他想推,想推就能推。

     登上战舰后,兄妹姊妹们带着爹娘,欣喜地四处参观,姜允落单了。

     殿下逮到可乘之机,一把拉住姜允,直往船舱二楼扛!

 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 如今他小腹已经隐隐隆起,谁知道“激烈运动”会不会伤着孩子。

     姜允前些时日对孩子造了太多孽,如今可宝贝着呢,这种危险的运动绝不能孕期尝试,于是他双手扒着房门,誓死不从!

     “这大白天的您想干什么殿下!”

     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行!我爹娘还在外头呢!您要是乱来,我可要叫破喉咙了!”

     洛戈一手支着门框,垂眸冷冷的威胁:“我撑不住了,你再不松手,我就不关门了。”说着就开始解衣扣!

     姜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小救星赛拉,出现在船舱走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 她的鞋跟咯哒咯哒的敲打在木质甲板上,地板轻微地晃动,彰显着公主节节攀升的体重。

     “哥哥!哥哥!姜凝姐姐给了我这个!”赛拉冲到房门口,举着手工雕刻的人参果,对着洛戈开心道:“你看它,长得像个小老头!”

     洛戈急忙松开姜允,规规矩矩的扣上衣扣,一只手背在身后,垂眸看向妹妹手中的人参果,风度翩翩的信口胡诌:“噢,竟然是人面水果。”

     他伸手接过娃娃仔细看了看,又挑起浅瞳看向赛拉,一本正经地开口:“我听说这种水果,可以在天上飞行。”

     姜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直觉混球殿下又要愚弄亲生妹妹了……

     果不其然,话音刚落,洛戈一扬手臂,将水果抛了出去!

     赛拉: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人参果准确无误的自楼梯缝隙落下楼,混球殿下满面歉意的看向妹妹:“抱歉宝贝,好像是哥哥记错了,你快去把它捡回来。”

     赛拉紧张得顾不上多想,像只追骨头的小狗似的,撒丫子朝着人参果飞离的方向,狂奔而去!

     姜允看着胖娃离去的背影,回头瞪混球一眼,越来越不放心自家孩子的未来了……

     洛戈似乎担心妹妹再次追回来,再也不跟傻军师客气,一把扯开他扒门的双手,关上房门,扛起姜允丢上床。

     “殿下!您别乱来!我这几个月内恐怕不能行房!”

     “几个月,我没有意见。”洛戈扒开衣服,眯眼注视姜允,又低头冲自己腿间拢起的部位看了看:“但你恐怕无法说服它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是说真的!”姜允一脚抵住洛戈胸口,强行拉开距离:“殿下,我告诉过您我怀孕了,请不要动不动扛着我往床上摔,你想杀了你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 洛戈握住他的脚腕,掰到腰侧拽回来,淡淡道:“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,姜允,我说过我对孩子不感兴趣,如果你很在意,我们可以过继一个。”

     姜允直起身,神色严肃的跪在床沿,抬头看向洛戈:“看着我殿下,我没有开玩笑,我、怀、孕、了,我们有孩子了,你要当父亲了。”

     洛戈显然对他反复提及这个话题感到很不适,蹙眉退后一步,低声道:“别说了好不好?你这样子很古怪,吓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殿下,请您相信我,我没有开玩笑,也没受什么刺激。”姜允深吸一口气,解开西装和衬衣的扣子,撩开衣角,露出自己略显饱满的小腹,继续道:“我告诉过您关于龙脉星宿的秘密,您总当成是神话传说,可我的预测能力已经得到了您的认可,那么,您也该相信我从前告诉过您的:我是您的宰星,有能力替您延续血脉。”

 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 洛戈垂头半张着口,目瞪口呆注视着姜允的小腹,又抬头看了看他的双下巴……

 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 窗外海浪翻滚,温暖咸湿的海风吹拂进来,屋里的一切却都静止着。

     这样的安静让姜允有些不安,他抓住洛戈袖口摇了摇:“殿下?您不喜欢孩子吗?”

     洛戈形同雕塑。

     “殿下?”

     许久,洛戈缓缓转过身,沉沉坐到姜允身旁,低头弯腰,胳膊支在膝盖上,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 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……

     “殿下您这是怎么了?”姜允紧张起来,混球不会当他是怪胎吧?

     许久,洛戈终于直起腰,机械的转过头,面无表情的开口:“听着姜允,如果这是个玩笑,我会非常、非常地生气。”

     姜允蹙起眉:“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,那不是自己讥讽自己吗?”

     洛戈僵硬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些。

     姜允转身缩回床头,忿忿的抱怨:“别的男人听说自己要当爹,都激动得一蹦三尺高,您倒是特别,笑脸都不给一个,还怀疑我。”

     洛戈仍旧呆滞的转头盯着他,只是目光中浮起些许歉意。

     姜允忍无可忍:“您到底想不想要孩子!”

     洛戈迟疑了整整五秒。

     这种问题还需要犹豫吗!

     姜允绝望的暴怒:“算了!我打掉算了!”

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。”洛戈终于有了身为孩子他爹“微弱的正常反应”,起身坐到床头,按住姜允肩膀:“我想要。”

     “需要整整五秒才能忍痛说出‘想要’这个词吗!您用不着勉强!”

     姜允终于展露出孕夫狰狞的不稳定情绪。

     “不!”洛戈慌乱的解释:“我是花了五秒才回想起‘想要’这个词怎么读,这太突然了亲亲亲爱的,你你你应该早点告告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看在皇子殿下都吓结巴了的份上,姜允火气消了点,然而混球殿下紧接着又点燃一把大火——

     “这这这太突然了宝贝,你你你能不能过两年再生?”洛戈目光真诚又恳切。

     姜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你见过怀上孩子过两年再生的先例吗?你以为我怀的是哪吒吗?

     姜允此刻已经起了杀掉孩子他爹的心,目光落在洛戈腰间的匕首上,幽幽的开口:“殿下,能不能把刀借我杀个负心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