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3章
    峰子把事搞砸了。

     姜允向来不爱结交这种看起来憨厚老实又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 善良是好事儿,可加上个蠢字就容易给自己和亲近的人惹麻烦。

     姜允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大少爷生活,府上数以百计的丫鬟小厮,众星拱月的围着他转,造就了他这唯我独尊、自私自利的性格。

     以至于得知峰子对自己所做的牺牲后,姜允鼻子一酸,想立刻冲去赵四那儿把人救出来,可转念又觉得,还不是时候跟赵四那帮人撕破脸。

     心里竟然冒出一个阴暗的想法:到底是峰子那小子做事不顾后果,凭什么我替他善后?

     高个男人见姜允一双凤目由感动变得冷漠又决绝,立即焦急的恳求:“军师,您看,伊尔萨人不会让咱吃白饭,,每三个月,就得集中杀掉一批老弱病残的战俘,峰子要是没了条胳膊……”

     姜允低下头,面无表情的回答:“你该去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 男人哑然,盯着他又看了片刻,绝望的低头转身,离开了。

     姜允不敢去看他的背影,内心脆弱的防备在一块一块的崩塌——

     良心不断被鞭挞。

     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金尊玉贵的京都姜家少爷了,峰子跟他的命没有贵贱之分。

     同是战俘,峰子把他当成真兄弟,为了救他于水火,不管不顾的犯下这等要命的罪过。

     他当真能把事儿都赖在峰子自个儿太蠢上头么?

     寒风萧瑟,姜允却浑身火辣辣的,总感觉周围挥舞着锄头凿泥土的战俘们,好像都在偷偷看自己。

     看他这个怯懦自私、不讲义气的鸟军师。

     下一刻,周围劳作的战俘们忽然瞧见姜允一路朝西南角的凉棚处,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 姜允喘着粗气,找到自己刚得赏的包裹,打开一瞧,里头有两套崭新的绅士套装,还有油纸包裹了几层的高级甜品。

     他在一堆日用品之中,翻找出一块精致的怀表,手感和重量一摸就知道,是金的。

     没有犹豫,姜允抄起怀表,一路朝着赵四干活的地方狂奔。

     去救他的好哥们儿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赵四正坐在番薯地里,锄头搭在左肩上,哼着小曲儿,看着远处地里正替自己干活的峰子,脸上笑意讥讽。

     姜允赶到的时候,一眼就瞧见峰子一张被揍得鼻青眼肿的脸。

     赵四的手下先瞧见姜允,忙小声报告:“大哥,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赵四闻言颠颠儿的站起来,掸了掸裤子后的灰土,转过身,一脸得意的同姜允招呼:“哟,军师视察咱们来了?”

     姜允抿嘴笑了笑,淡然道:“我可没这么积极,四哥你该怎么就怎么着,不多我这一个新监管。”

     赵四见他并不挑衅、有意求和,心里一阵爽快,长长吸了口气,愈发得瑟道:“往后还得军师多看顾些个。”

     姜允略客套几句,就假装忽然瞧见了峰子,故作诧异的问四爷:“这不是我牢里那小哥们儿么?他这脸上是怎么回事儿啊?怎么打成这样?犯事儿了?”

     赵四一乐:“可不是么,这小子本事大,居然顶着我的名头,跟营里的兄弟收保护费,哥们儿得给他上点儿规矩,您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姜允周旋几句,见赵四的警惕松懈下来,就直奔主题:“这小子毕竟刚成年,要不四哥通融一下,再给次机会。

     他拿你的那袋钱,我这儿刚好得了上头的赏赐,替他顶了,多余的,四哥自个儿留着享用。”

     他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那块金怀表,客客气气递到赵四面前。

     “哟!这是……”赵四眼睛一亮,伸手接过怀表,在手里颠了颠,又用牙齿咬了咬链子,喜笑颜开的对姜允竖起大拇指:“军师仗义啊!”

     姜允摆摆手:“这么着,人我就先领回去了,一定替四哥好好教育。”

     “好说、好说。”赵四颠了颠手里的怀表,一脸横肉笑得皱巴起来,贪婪无耻的开口:“这怀表可是好东西,算抵了我三十枚子儿,军师明晚之前,把剩下的七十枚子儿带过来,人就让您给带走,咱这就算两清了。”

     姜允心里猛一咯噔,一股怒气直冲脑门,开口时都有些破音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三十枚子儿?四哥可看清楚了?这是块金表,就算不看做工,也不只这个价,这在市面上起码能卖出百两白银的价格,换成伊尔萨硬币,得几万枚便士。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赵四仰头哈哈大笑,攥着金表戳了戳姜允胸口:“还没睡醒吧军师,这里是集中营,谁会买这玩意儿?您倒是拿去换给我瞧瞧,不用几万了,能换几千便士我就服了您!”

     姜允握拳的双手抑制不住打颤,指甲几乎掐进掌心里,几个深呼吸之后,才勉强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 他伸手默然接回怀表:“好,既然四哥觉得这不值一百枚便士,我就自个儿找人兑了钱,到时候回来用便士跟你换人。”

     赵四啧啧嘴,一脸遗憾的耍无赖:“军师这是改了主意?那可不好办了,您刚来得及时,咱们还没对那小子动手,要是现在放下这押金,咱能保那小子一夜平安,您要是调头就走,再回来,可就换不着人了。”

     姜允几乎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,气得呼吸困难,恨不得一拳头砸扁赵四这张恶心的脸。

     他甚至想带着表咬牙离开,等事后在替峰子报仇。

     恰巧此时远处干活的峰子抬起头,瞧见姜允一身贵族打扮站在田地里,他顿时欢天喜地的呼喊:“军师!军师!您被放出来了!”

     大概是觉得自个没白拼命,穷苦人家的孩子自己都轻贱自己,峰子觉得姜允是当主子爷的命,自己一条胳膊换姜家少爷一条命,峰子觉得很值当。

     姜允的狠心,一瞬间就被峰子诚挚的笑容击碎了。

     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 他终究还是颤着手,把怀表递给赵四,红着眼,嗓音低哑的开口:“行,这是押金,还有七十便士,我明晚天黑前给你。”

     转身离开,恨意刻骨,姜允对自己保证,一定要让赵四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 夕阳西落,姜允回到牢房,翻来覆去的倒腾皇子赏赐的包裹。

     里头还有一套银质的餐具,他想过拿去跟看守换七十枚便士,看守应该不会不识货。

     可他毕竟还是个战俘,哪里有资格跟士兵做买卖?

     万一东西在被看守相中了,不肯给钱,就算闹到皇子殿下那里。他也没脸说。

     拿着人家刚给的赏赐去换钱,混球殿下知道了能乐意么?

     心里愁得慌,一头被梳理光滑的短发被他抓成了稻草。

     明晚之前若是弄不到钱,非但峰子救不了,怀表也便宜了赵四那畜生。

     入夜后,皇子殿下突如其来的口谕,打破了他心中的焦虑——

     亲卫来牢里通报,殿下要他明日晌午去给公主复查身体。

     姜允眼睛一亮,又打起了洛戈殿下的主意……